太有毒了,在哔哩哔哩上面怎么收藏啊!!!放哪边都合适又都不合适。太毒了!必须分享!!!!

浅眠一夏:

【伪装者 / 魔道祖师】「同道殊途」之  【全员拿错剧本】

这大概也是一次自我放飞的产物23333,一边剪一边跟基友吐槽“自己好无聊啊哈哈哈哈!”

* CP预警:诚台cos忘羡     

有雷的还是避避雷哈~但是口型大赛很精彩地说嗷~

* 选角上,想到为其实一下子就自动对齐了好多人,无论是人物关系还是剧情需要都刚刚好,带不带原来的人设来看都是一场欢乐( ̄▽ ̄"...

刚刚登上LOFTER 也发现自己的文章被屏蔽,真的说不上为什么,只能说很无语,有想看全篇的童鞋留言,我会将文章发送给你们,微博上也有的,但是不全,需要的话我也会发送上去,我以为只是我呢,没想到我喜欢的大大也有同样的遭遇。

晋阳:

今早登上LOFTER,发现有六篇文被系统屏蔽了。【明门闺秀】系列都完结一年多了,现在居然被屏蔽了。【明则诚矣】倒是一直知道有敏感部分,当时发布时没问题的,现在突然不行了。只能猜,是和开会有关吧。

被屏蔽的文我的微博上还能看,不过我的微博最近手机验证出了些问题,发不了东西了。

顺便贴个同人本的链接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。

晋阳杂货铺

对,反正不是今天~

转载自:袁滚滚

优良传统

方块糖:

233333太像了!

sherry's house:

大脸酱:

还是这几只超可爱的橘猫!
大哥的脸都埋饭盆里了233333

看图说话(9)

隔了好久才写,因为一直没有灵感,看着图,无数的汉字在眼前飘过,就是没有一个愿意和其他组成词语、组成话语。好吧,我等,等你们飘够了,好了,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开始。


我醒来。

眼前的是飞流的拳头。

从床上跳起来才算躲开。

看着他气呼呼的小脸,不明白他为了什么生气。

我拢着衣衫想,我才醒啊,哪里惹到他了?

想不通,于是陪着笑脸问。

“飞流啊,蔺晨哥哥刚刚醒啊,怎么啦?”

“你!欺负!苏哥哥!”

说着话,拳头没有停,我在屋子里来回闪躲。

“飞流啊,你先停下,我没有欺负你苏哥哥啊,是吧,长苏……”...

与老板争执,因为她要触犯法律,就像明明驾驶者要醉驾,同行者却不劝阻一样。

但是,老板开除了我,不仅如此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我交接走人,就像扫地出门一般。

不仅如此,还要在同事面前说我坏话。

我很想问她一句话:你当你的员工是三岁孩子么?你认为你走到大家面前,说xxx不干了,她搞事,她很坏。大家就信了么?

我的言行,我做过的事情,都在人心中。

这是你能诋毁的么?你觉得你能么?

你觉得你这样,员工就向着你了么?觉得大家不知道人走茶凉么?

用工市场早已经是买方市场了,员工想走你拦不住的,要做的,不是诋毁,而是赞扬,让在职的人觉得老总还是很好的。

而不是现在这样,谁的心里都在想一句话“...

看图说话(8)

依旧是看图说话系列,独立片段独立图。图的出处看logo~

这张图我算是第二次写了,今晚整理图片的时候又看见了这张图,看了好久,这段就在脑中出现了。

自言自语体……


水……

周围都是水……

倒是不冷……周围的是……荷花……

我在……池塘里?

是了……

那点点红是……哦,是我的血……

应该是……有人来刺杀我……

誉王吧……应该是……

距离水面越来越远了……我也没有力气上去了……

水……开始变冷了……好冷……

好困……好困……

我闭上了眼

噗通!

什么入水了……

我微微睁开眼,一片白飘向了我……

带着一件毛绒绒斗篷……

苏先生?

不可能!他那么羸弱怎么可能...

【靖苏】【琅琊榜XPOI】you are being watched(中秋番外)

和父亲过得第一个中秋节是在琅琊医院,他刚刚把一阵咳嗽忍过去,还继续哆哆嗦嗦的非要和我下棋,我黑他白,他攥紧拳头忍着咳嗦,摇摇手示意身旁的黎纲不用端水给他,继续看着棋盘。其实早已经算好了所有父亲会走的路线,却没有想到他会拿起的是黑子,轻轻巧巧的摆在一个位置上,破坏了我的所有计划!我很想掀桌,可惜,我没有手。

第二个中秋节还是和父亲过得,不过那天他因为一场手术,始终睡着,黎纲和甄平都守着,蔺晨院长在一旁检查了所有监控仪器后,又拿起了我的对外界面电脑,嘴里嘟囔着“检查了大宝贝,再检查小宝贝,你们算是吃定我了。”

第三个中秋节,父亲因为觉得之前对于我的性格上的设定不好,我太软弱了,决定推到重来,但...

【靖苏】【琅琊榜XPOI】you are being watched(完)

扫墓 未来

第1439日 金陵城北公墓 农历七月十五

清早,父亲就将蔺晨院长从床上拽起来,让他开车带自己去城北的公墓,没有通知萧景琰,两个人悄悄的起床准备走,却在发车前,看见飞流一言不发的堵在车道上,没办法,带上了。

路上,父亲在花店买了三束花,一束白菊,一束白百合,百合之中插着两朵鹤望兰,还有一小盆青松。

蔺晨院长手握方向盘打着哈欠,回头看看已经在后排睡了的飞流,眼角含着泪水狠狠瞪了父亲一眼“一大早你抽什么风啊这是?”

父亲只是摆弄了一下手里的捧花“你当初说过,一切结束的时候你会陪我去扫墓的,今天履行。”

蔺晨院长认命的点点头,又打了一个哈欠,平视前...

1/10